免费一级毛片下载

Standard

“你是纱纱的曾……曾祖母?”

余厦呆若木鸡地看着齐婧薇,俨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,迟疑了片刻才回过神来。

“那你们岂不是……你们在这里待了多久了?”

余厦悻悻地咽了一口唾沫,挠了挠后脑勺,不可思议地看着齐婧薇两姐妹。

齐婧薇微笑着点头应道:“算起来……已有六百一十七年!”

余厦差点一口老血给喷了出来,面前这两个长得天姿国色般的绝色美女,真实年龄居然已经超过六百岁。

同时间,余厦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:“卧了个槽,那纱纱她不会也是……几百岁了吧?”

就在余厦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,齐思彤又在一旁补充道:“其实,裕一郎与惠里纱之名,是我们离开元界之前,姐姐为祐介还未出世的儿女,事先起好的名字。”

“祐介是谁啊?”

余厦顿时愣了下。

齐婧薇马上解释道:“吹雪陵宫的大当家胜田祐介,便是妾身的儿子。”

余厦恍然大悟,原来这个人就是胜田惠里纱的父亲。

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

不过他却告诉齐婧薇一个她不知道的事实。

“呃……现在吹雪陵宫的大当家是纱纱的大哥,胜田裕一郎。”

闻言,齐婧薇两姐妹不由得一阵感慨,当年她们姐妹俩踏入空涅境之后,便选择离开元界,进入‘动界’继续修练,所以将吹雪陵宫交给胜田祐介权打理。

其实,齐婧薇也猜到了数百年之后,吹雪陵宫自然就会交到下一任长子的手上。

这时,齐婧薇带着欣喜的目光看向余厦,看着眼前这位英气十足的帅气男子,不禁喜上眉梢。

“没想到一别六百多年,会在此地见到惠里纱的相公。”

齐思彤也对长相俊朗的余厦颇为满意,搂着齐婧薇的手臂对余厦一番打量,笑侃道:“姐姐,那余先生岂不是你的曾孙女婿?”

“曾孙女婿,那你所犯何事?为什么会被判入‘兑区’服刑?”

余厦对这个称呼一时没能适应,脸上挂满了尴尬的笑容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已经泛红的脸颊,正想将自己来到‘兑区’的目的对两姐妹和盘托出,齐婧薇则率先开口道:“余先生,不如我等换个地方再详谈?”

不料,齐婧薇的话音刚落,却见辛峻一把推开了偏殿大门,脸上挂着惶恐之色冲了进来。

结果,辛峻根本不知道偏殿里被余厦施下了阻间术,整个人撞在光幕上。

强大的反作用力使得他又反弹了回去,沉沉地砸落在偏殿外面的地砖上。

然而,他被余厦打断了两断肋骨的旧伤未愈,此时又遭到光幕反弹的冲击,喉咙骤然一甜,一口鲜血夺口而出,喷洒在光幕上。

见状,余厦急忙撤下阻间术,身形一跃便来到辛峻面前蹲了下来。

趁着辛峻大口喘着粗气,余厦手指一捏,趁其不备将一颗丹药弹到他的嘴里。

丹药入喉,在药力的作用下,辛峻的伤势迅速痊愈,他捂着已经没有任何痛楚的肋下,呆愣地瘫坐在地上,愕然地看着余厦蹲在自己面前面露微笑,感到难以置信。

齐婧薇两姐妹从偏殿里出来,看着地上呆若如鸡的辛峻,诧异道:“辛统领,何事如此慌张?”

话音入耳,辛峻立马从失神中回过神来,调整身形,单膝跪在齐婧薇面前,惊声说道:“城主大人,大事不好了!”

“副门主派人联合暗圣殿的萨克斯顿一族,正集结在正殿广场,随时会发动进攻。”

“来得这么巧?不会是因为我的出现吧?”

余厦心中暗暗一惊。

细想之下,自己刚到绝灵门,东门和暗圣殿方面就派人过来找茬,应该不是巧合。

“曾祖……那个……城主大人,要不我和你去看看吧,要是对方是冲我来的话,就由我自己解决吧。”

说着话,余厦从空间戒指里又拿出一个空间戒指,递到齐婧薇面前,继续道:“这枚空间戒指里面我已经存放了一些三级灵液和疗伤丹药,要不城主大人您先补充一下源能吧。”

其实余厦刚才施展破源瞳发现齐婧薇躲在自己身后的同时,其实看到了她灵魄内的源能,确实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状态。

要是再得不到补充,根本难以维持灵体的存活状态,就算没有人上门讨伐,她迟早也会灰飞烟灭。

故此,在与两姐妹畅聊的同时,余厦悄然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,翻出一枚之前从六叔手里夺来的空间戒指,将几瓶三级灵液和一些丹药放了进去。

齐思彤瞪圆着眼珠子看着余厦手里的空间戒指,不禁惊喜连连。

“原来子真说的是真的,你的空间戒指里果然有补充源能的丹药!”

然而,齐婧薇却拒绝了余厦的好意。

“空间戒指在兑区乃珍稀之物,妾身怎能……”

余厦不等齐婧薇说完,硬生生地将空间戒指塞到她手里,淡然一笑道:“城主大人你就放心吧,我不用喝灵液和服用丹药也能补充源能。”

“更何况我空间戒指里还有大把存货,用个几百年都用不完。”

齐婧薇并没有第一时间从戒指里取出灵液服用,而是将空间戒指戴在手上。

同时,由于敌人来犯,她来不及对余厦解释,在‘兑区’无法吸收心能的真相。

在辛峻的带引下,两姐妹和余厦一起快速飞往大殿的方向,游子真两兄妹也紧随其后。

一行人来到大殿门外,果然看到门外的台阶下,有数百名身着奇装异服的心能者,将大殿外的广场包围得水泄不通。

当中还能看到有不少人是一副西方面孔,显然就是来自暗圣殿的心能者。

就在余厦等人环顾现场时,面前突然响起了一道有些熟悉的男子声音。

“戚大人,就是他!”

余厦循声望去,结果发现之前围攻自己的四名男子当中,那名短发男子竟然满脸淤青,弓着身子指着自己的方向,对身旁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中年男子高声呐喊。

“他的空间戒指里,有补充源能的丹药!”

余厦万万没想到,短发男子居然把自己拥有空间戒指的事给说了出来。

现在自己这个秘密恐怕已经被三方势力所得知。

眼前这数百名心能者听到这个消息,无一不是带着一种贪婪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余厦。

一股悔意在余厦心中油然而生,早知如此,之前就不应该放过他们。

眼下,也让余厦清楚认识到自己的一时心软,导致了斩草不除根的后果。

这时,中年男子向前走了几步,微眯着眼睛看着余厦的手指,果然发现有一道空间戒指发出的亮光,嘴角微微上扬,面露喜色。

旋即,他回过头来对短发男子说道:“很好!你果然没有欺骗本座!”

“本座答应你,你那三个兄弟的死罪可免,还可以加入我绝灵门。”

余厦瞥了一眼这名实力为净涅境中期的中年男子,侧了侧脸,对身旁的齐婧薇凝声问道:“那男的就是副门主?”

齐婧薇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此人名叫戚元青,乃邬成天的心腹,算是东门的二把手。”

话刚说完,只见戚元青双手负于身后,一脸不屑地走上台阶,目不斜视地盯着余厦,朗声问道:“你就是那个拥有空间戒指的新进之人?”

余厦也向前踏出几步,同时叼起一根灵界香烟,一脸鄙夷地竖起中指,以指尖的火花点燃了嘴上的香烟。

接着,他故意将中指对着走到自己面前不到十米距离的戚元青,另一手夹着香烟,没有丝毫惧意,淡定地吐了口烟雾,吹灭了中指的火花,口吐冷音。

“既然你都看到了,还明知故问,难道你是睁眼瞎啊?”

齐思彤没料到余厦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对戚元青一番奚落,不由得掩嘴一笑。

身旁的游子真两兄妹和辛峻却是一脸惶恐不安的神情。

虽然余厦刚才展露了他过人的实力,但是他们不敢相信他能从容解决,眼前被数百名心能者围攻的局面。

面对余厦的冷嘲热讽,戚元青没当一回事,伸出手来对余厦勾了勾手指,冷笑道:“只要你交出手里的空间戒指,本座答应你,定会在门主大人面前替你美言几句,让你在绝灵门里可以得到一官半职!”

闻言,余厦对着戚元青吐了一个厚实的烟圈,竖起拇指指向自己的身后,反讥一笑道:“门主大人不就在我后边么?我还用得着你帮我美言几句?”

“要不你跟我混吧!我虽然不能给你一官半职,但起码能保证你有足够的灵界香烟。”

说着,余厦直接从空间戒指里出去一个硕大无比的木箱,一脚踢开箱子的盖板,露出里面一盒盒包装精美的灵界香烟。

霎时间,数百名心能者顿时人头攒动,仿佛看到了美食一般,对余厦面前的木箱翘首跂踵。

戚元青看着木箱里的灵界香烟咽了一口唾液,却没有任何行动,显然是对余厦身后的齐婧薇有所忌惮。

他冷冷一笑,指着齐婧薇厉声呵叱道:“姓齐的早已是强弩之末,就算你能让她恢复源能又如何,西门根本已经是邬门主的囊中之物!”

余厦一脸嫌弃地横了戚元青一眼,讥嘲道:“说得你那什么邬门主这么牛逼……”

“他怎么不亲自过来啊?”